您当前位置: 综合新闻 >> 文博新闻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问题

发布时间:2019-10-14    来源:      

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问题

/ 陈履生 /

 

      博物馆在专业中挖掘藏品内涵,在相关工作中与文化创意、旅游等产业相结合,开发衍生产品,增强博物馆发展能力等等,都是一些老话题。

      但是,这几年说的比较多,而且不断在说,尤其是开发衍生产品说的最多,好像这些问题就成了关于博物馆的一些主要问题或重要问题。

      实际上,与文化创意、旅游等产业相结合,开发衍生产品,增强博物馆发展能力,并不是博物馆主业中的最核心的问题。因此,也谈不上根据这些问题来说博物馆如何去协调职能转换的问题。

      在博物馆的发展中,不是因为这些问题的产生,或者是强调,而有了博物馆的职能转换。博物馆的发展只有在本质上去思考发展的问题,才有符合博物馆特性的实际意义。

      博物馆的存在原则上是以藏品为基础。

      而一般的博物馆都有很多藏品,多的数以万计,包括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品类,不同的材质,不同的造型,不同的工艺,围绕着藏品有大量的整理工作,整理之后还有研究、利用的问题,这都需要有一个时间过程。

      只不过在中国的很多博物馆中这个时间过程比较长,问题也比较复杂。有的考古机构和博物馆是分离的,各自为政,所以,有的考古发掘在结束了几年或者数十年之后,考古报告还没有发出来,见证成果的文物也没有与公众见面。而有的博物馆中的许多藏品一直深睡于库房之中,很难与公众见面。

      因此,挖掘藏品内涵的首先要有整体、研究的基础工作,然后,需要通过展示把藏品内涵挖掘出来;更需要在深挖藏品内涵基础上的高水平的策展与展示。

      策展很重要,策展的过程也是挖掘藏品内涵的过程之一。只有把丰富性的藏品内涵挖掘出来,串联起来,提供给观众,这才是现在业内常说的“活起来”。

      当然,与文化创意、旅游产业的结合问题,也是博物馆运营中的一些基本方面。毫无疑问,博物馆的文化资源要通过文化创意去转换,而与旅游的结合则会带动客流量,会提升博物馆的社会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

      而每一家博物馆的情况各不相同,对有些博物馆来说,特别是那些非公的博物馆,它们对于访客数量有着很高的追求。比如说像法国的罗丹博物馆,荷兰的梵高博物馆,还有更多的非公的博物馆,其年度运营经费主要来源的三分之一是靠门票。因此,观众的数量对它的生存很重要。

      这类博物馆对于挖掘藏品内涵,与文化创意、旅游等产业相结合,开发衍生产品,都有着非常高的自觉。

      世界上有很多博物馆是靠门票的收入来解决自己运营中的经费问题,因此,它们与旅游产业的结合就显得尤为重要,而文化创意、开发衍生产品等问题也同样是为博物馆发展提供经费的一项重要的工作。

      无疑,博物馆开发衍生产品需要根据博物馆自身的情况。有的博物馆自身有非常好的资源和优势,而这个资源优势是建立的社会基础上的,具有它的历史渊源,和长时间积累的具有历史厚度的社会影响力,但有的博物馆不具有这样的资源优势。

      所以,并不是每一家博物馆都可以通过开发衍生产品而获得发展的动力。衍生品的开发只是产业链条中的一部分,接下去的有销售的问题,如果生产出来,销售不出去,其问题更严重。

      对相当多的博物馆来说,自身的藏品没有广泛的社会知名度,而博物馆所在的地区,博物馆的历史,又不具有支撑开发衍生产品的一些基础。

      因此,让所有博物馆都通过开发衍生产品来增加博物馆的发展能力,是不切实际的。

      每家博物馆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开发自己的资源,把一些长期闲置的资源,变成为有效的社会资源来为博物馆的发展服务,需要有知识、智慧、能力的相互融通。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因为在各不相同的博物馆专业中,在一个各具特色的博物馆的藏品体系中,博物馆的产业发展,以及它的各个方面的工作具有相互的关联性。

      这种关联性就在于彼此之间的一种有效的联系,当然,与公众之间的联系是最为重要的。

      拿博物馆的藏品来说,如果某几件能够代表博物馆藏品实力的重要的藏品,或者作为镇馆之宝的一件藏品,它不能在这个地区有着广泛的影响力,那么,藏品内涵对文化创意、对旅游之间的影响就无从谈起,也就不可能据此来开发衍生产品来获得一个更为广泛的知名度。

      显然,博物馆与一般的旅游景区,与一般的文化创意产品开发,是完全不同的,这就是它们要与博物馆本身之间发生关系。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有效地调动相关方面的有效资源,并建立起互动关联。

      必须要强调的是,近年来,一股社会风潮把文化创意与旅游结合,包括衍生品开发等等,提升到一个很高的认知层面上,社会上也给予了很高的期盼。

      而从普遍状态来看,对于博物馆主业功能的社会关注正日益消减,因此,我们应该回到博物馆的本体价值观之上,应该让更多的公众在走进博物馆的时候,知道什么是博物馆——

      博物馆可以有很好的餐厅和咖啡馆,但博物馆不是餐厅和咖啡馆;

      博物馆可以有很好的商店,但博物馆不是商店;

      博物馆也不是庙会或娱乐场所,博物馆更不是科技馆。

      博物馆的核心价值观,是要通过藏品来叙述自己的历史,来展现文明和艺术的创造,来阐明自己的文化立场。

      只有这样,博物馆才有可能在相关藏品的内涵挖掘,文化创意与旅游结合,衍生产品的开发等等方面,表现出博物馆的实力和独特性。从而提升博物馆在城市中的社会地位以及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关于革博 | 联系我们 | 参观须知 | 资料下载 | 网站统计

馆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红巷13号 鄂ICP备11001873号-1 技术支持: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